您好,欢迎光临乐辩网! 加入收藏联系我们

预约电话:139-2958-1181

您现在的位置是:乐辩网>罪名分类 > 其它 > 正文

公众号玩大了

来源:乐辩网作者:康乐时间:2015-11-20

      新闻热点:11月16日,王健林向北京市法院正式提起诉讼,起诉“顶尖企业家思维”微信公众号,索赔1000万元,并要求其公开赔礼道歉,消除影响。王健林诉称,今年11月12日,韩商公司在其公众账号“顶尖企业家思维”内,刊登了题为《王健林:淘宝不死,中国不富,活了电商,死了实体,日本孙正义坐收渔翁之利(荐读)》一文,该文是假冒自己的名义,恶意诽谤、污蔑淘宝网及网购电商。眼见王健林如此震怒,该公众号在同日立即发表了一篇题为《真诚的向王健林董事长致歉》文章,似有求饶放过之意。

  “顶尖企业家思维”因何触怒了王健林,1000万元的巨额索赔怎么来的?这把熊熊烈火能给如今转载泛滥的公众号什么警示?靠吸引眼球获取粉丝关注的标题党们还敢无法无天吗?本周乐辩网公众号将与您谈一谈这个话题。

  谁该为1000万元买单?

  微信搜索“顶尖企业家思维”这个公众号发现,该账号主体是北京韩商互联贸易有限公司(韩商公司),可道歉一文是这么说的“本人刚入社会不久,面临各种就业压力,我茫然不知所措,偶然机会接触了微信公众平台,我似乎看到了人生希望。就这样,我用了别人公司的营业执照注册了一个微信公众号……”哇!注意喔,这道歉的主体不是韩商公司,是个人,一个初出茅庐的小朋友。

  不过,本人认为这一招使出来意义不大,为什么呢?无论你韩商公司将企业营业执照出借给谁来注册微信公众号,这是出借人与借用人之间的关系,不能对抗善意第三人,而判断微信公众号所有者的标准就是根据公众号首页的账号登记主体。韩商公司不能幸免,还有谁会因此可能受到牵连呢?——没错,网络服务提供者,OH!MY GOD难道是腾讯吗???

  根据《侵权责任法》第36条第2款规定,网络用户利用网络服务实施侵权行为的,被侵权人有权通知网络服务提供者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网络服务提供者接到通知后未及时采取必要措施的,对损害的扩大部分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

  上述法条前半句就是立法者为网络服务提供者设立的“避风港”条款。就是说,如果当初王健林发现文章是冒名的,并且他向微信公众平台举报了该篇文章,那么,腾讯有义务对涉案文章进行删除或屏蔽处理,无需为此承担侵权责任;涉案文章是11月12日发布的,14日万达集团官网即发表声明“王健林从未发表过与此相关的任何言论,该文冒用王健林先生名义,严重误导读者,侵害王健林先生的名誉权,万达集团将采取法律手段维护自身权益。”16日提起诉讼,涉案文章已经删除,因此,从时间上来说,腾讯履行了“及时采取措施”的注意义务,以该法条追究腾讯法律责任的可行性不大。

  “顶尖企业家思维”栽在哪了?

  王健林起诉的理由是,涉案文章冒用了他的名字,恶意诽谤、污蔑淘宝网及网购电商,并且使用了他的肖像。根据相关法律、法规,“顶尖企业家思维”公众号主要是栽在了这些地方:

  1、姓名权 我国民法通则第99条第1款规定:“公民享有姓名权,有权决定、使用和依照规定改变自己的姓名,禁止他人干涉、盗用、假冒。”单看涉案文章醒目的标题,对于冒用王健林名字的行为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

  2、名誉权 名誉就是对一个人的品德、信誉、资历、才干、声望、形象等的综合客观评价,侵犯名誉权是当前网络侵权最为主要的侵权形态,一般包括两种方式:侮辱和诽谤。侮辱是指故意用贬损他人人格的词语或动作侵犯他人;诽谤是指捏造、散布虚假事实,使社会公众对被害人的社会评价降低。在本案中,“顶尖企业家思维”公众号散布虚假事实已经是事实,若要构成侵犯名誉权的行为,还需具备两个要件:一是行为人主观存在过错;二是客观上造成了王健林社会评价降低的结果。

  这个一脸无辜的小毛孩为自己辩解的理由是“有一天我在朋友圈里看到一篇《王健林:淘宝不死,中国不富,活了电商,死了实体》的文章,其实这篇文章我之前就看见过,好像标题是《郎咸平:淘宝不死中国不富…》,我当时读到的时候就很兴奋,因为王总是我的偶像,我信以为这是我的偶像‘王健林’某次发表的演讲话题,我还依稀记得王总和马总的一亿赌约,所以我看到这篇文章的时候,毫无犹豫和顾忌的就复制了这篇文章,支持偶像。却不知道事情最后竟然这么严重……”一句话,我是转载的。那么,转载是否意味着就不需要承担侵权责任呢?非也!

  转载行为的过错认定标准在相关司法解释中已经明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人身权益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10条),为便于理解我只说实践中主要考虑的因素:

  第一,转载主体营利与否 从责权利相一致的角度出发,为获利而进行的转载行为,该行为主体应承担的注意义务应当高于单纯为了学习、娱乐目的的转载行为。

  第二,转载主体影响力 一般可以从转载信息的点击量、转发量等进行判断。

  第三,所转载信息侵害他人民事权益的明显程度 简单的说,我在朋友圈看到一条信息,该条信息能不能转发,我需要承担什么样的合理注意义务?实务当中分几种情形处理,当转载信息本身是个“无害”信息时,行为人就不必负担过重的注意义务;当转载信息的内容、标题直接指向某人,关乎他的信誉、声望、诚信等,并且做出明确的否定性评价,或者泄露他人隐私时,转载主体就负有相对较高的审核义务;当转载信息针对的是重大的、政治敏感的、足以引起经济或社会强烈震荡的信息时,行为人的注意义务更高。

  第四,转载信息是否作出实质性修改,是否添加或者修改文章标题,导致其与内容严重不符以及误导公众的可能性。

  涉案公众号在道歉一文已经说得很明白了,不是为了营利,一是为自己学习成长,二是为吸引粉丝结交朋友。果真如此吗?我个人认为不可信。我们都知道,微信营销最重要的是粉丝量,为了吸粉,很多公众号就会转载一些能吸引眼球的标题文章。虽然在本案中,尚没有证据证实韩商公司存在吸粉营利的目的,但有一点不可忽视的是,涉案文章的点击量在10万次以上,这是简单的学习交友行为吗?另一方面,该公众号文章的点击量一向都很高,基本保持在10万以上,从转载主体影响力考虑,行为人应当对自己转载文章的影响力具备一定的注意义务。

  不过从涉案的文章内容上看,主要是说王健林对电商特别是淘宝经营模式的否定性评价,转载的只是王健林的观点,是他对电商行业的一种看法,如果非要说受到侵害,被侵害人也应该是淘宝们吧,整篇文章给我感觉并不会必然导致公众降低对王健林的社会评价。所以我认为,侵犯名誉权较难获得法院支持。

  3、肖像权 就是没有经过王健林的同意,擅自将他的肖像予以使用。根据我国民法通则第100条规定:“公民享有肖像权,未经本人同意,不得以营利为目的使用公民的肖像。”司法实践中,法院一般认为,只有以营利为目的且未经肖像权人同意而使用其肖像时,才构成侵权。因此,本案中如果无法证实该公众号是以营利为目的而使用王健林肖像的,该项诉讼请求将难以得到法院支持。

  1000万元赔偿怎么来的?

  通常情况下,普通人人身权益受到侵害从而造成财产损失的情形并不多见,因为,人身权益大多数为人格权和身份权。司法实践当中,只有能够被商业化利用的人身权益受到侵害后,才可能造成被侵害人的财产损失,这一点在明星、歌星、体育明星等知名人士身上最能体现。王健林作为中国首富、万达集团董事长,知名人士的身份是无需置疑的,现今也有很多公司喜欢用自己的老板来作广告。王健林可以通过提供其在相同或类似的情况下授权他人使用姓名、肖像可以获得的许可费等证据,证明自己造成的财产损失。如果王健林无法提供上述证据,可以考虑将侵权人的收益推定为他的损失,比如该公众号如果是广告主,可以定向投放广告,精准推广自己的服务,通过推广而产生的营业收入推定为财产损失;如果是流量主,还可以将公众帐号内指定位置分享给广告主作为广告展示,按月获得广告收入,该部分的广告收入推定为财产损失。如果既不能证实被害人的财产损失,也无法通过证据证实侵权人因此获得的利益,最终就只能交由法院根据案情在50万元以下的范围内确定赔偿数额。

  1000万元当中应该还包括精神损害赔偿,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规定,精神损害赔偿的范围是:侵害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姓名权、肖像权、名誉权、荣誉权、人格尊严权、人身自由权……。要获得精神损害赔偿,必须损害达到严重程度,怎样才算严重呢?实务当中需要综合考虑侵害人的主观心态、侵害手段、场合行为方式和被侵害人的精神状态等具体情节判断。如果真如道歉信所述,只是为了对偶像的崇拜才复制转发,目的是为了学习和交友,精神损害的程度就很难达到严重级别,赔偿将难以获得法院支持。

  所以呢,不要看这么一份简简单单的道歉信,人家可是花费心思写出来的,表面上跪地求饶,实际上暗示,我就是打死不认!

  声明:乐辩网不吝啬相关网络媒体积极转载精彩文章,但所有网络媒体转载乐辩网文章,必须注明来自乐辩网及作者,并以超链接的形式注明出处。

推荐阅读

添加微信

扫描添加微信